首页 > APP推荐 > 从快看漫画app看国内各大漫画平台
2014
12-16

从快看漫画app看国内各大漫画平台

快看漫画

一条“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微博火了,超过42万的微博转发量。而这条微博指向的创业产品“快看漫画”则冲到了App Store免费榜第一位,百度指数36000(截至昨天)。这些已经足以说明这碗理想调料加多了的鸡汤有多火了。

当然,总有不喜欢喝鸡汤的,吐槽这种情感绑架和营销方式,比如说朋友阑夕先是为那些专业漫画家和艺术系学生鸣不平,

有人说创业已然成了选秀节目似的比惨,可问题是,其实大多数创业公司的产品可能连登上比惨舞台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快看漫画”所属的这个舞台上还有哪些产品吧。

“十冷”起家的有妖气

2006年成立,创始人周靖淇曾在TOM和完美工作过,创立有妖气的时候也不过25岁。有妖气最初只是一个动漫交流论坛,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周靖淇一人来运营(貌似比起早就成立工作室的安妮还惨)。

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6月,盛大文学投资“有妖气”,促使其转向原创漫画平台。到2013年初的时候,有妖气的注册用户数已经到了300万,但当时重要的营收来源却是来自“十万个冷笑话”这个段子化漫画作品的衍生收入。

在很多漫画迷和漫画家眼中看来“画的不好的那波人”,靠较为简单粗暴煽情搞笑的段子漫画而走红,这也是阑夕所吐槽的。但段子漫画更容易或,在这一点上,“有妖气”也不能免俗,甚至是用8年的时间基本上予以了证明。

“有妖气”的商业模式一定程度上采用了盛大的“起点模式”,低保、VIP章节、月票、出版、改编等等,以至于在移动端都像起点一样过度依仗移动无线阅读基地这样的运营商平台。

前者由于漫画更新频次低、盗版严重等原因,付费用户并不多;后者短期内确实为作者和平台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但直接导致的则是“有妖气”在移动端的薄弱,从版本记录来看,2012年10月iOS版上线至今,一共迭代了不过8个版本,最近一次更新则是在今年7月。

目前有妖气的主要方向仍是漫画IP的动画化和衍生产品开发,最近又有了弹幕广告的方式。

“有妖气”一方面在段子漫画和传统漫画之间摇摆,一方面移动端较薄弱,而段子手出身的安妮所切入的段子漫画、鸡汤漫画这个点,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适合移动端传播的点。

财大气粗的腾讯动漫

财大气粗的腾讯在2012年推出了腾讯动漫,当时隶属于腾讯游戏。似乎也是发现国内优质漫画资源有限,因而腾讯在国外的动漫版权方面投入颇多,整体的运作方式也和腾讯游戏的思路类似。

2013年腾讯动漫和日本最大的综合出版社集英社达成合作,引进了《火影忍者》、《航海王》等多部日漫电子版权,从而奠定了其在国内动漫领域头名的地位。

腾讯很注重打造泛娱乐产业链,腾讯文学、腾讯动漫、腾讯游戏、腾讯电影+,一路走的也非常高大上。腾讯动漫更多的也是在做传统漫画,延续了实体出版、改编动画或游戏的思路。

而安妮的“快看漫画”则直接切了一个腾讯并不怎么关注的小点,做的也是很移动互联网化的产品和内容。

知音漫客》:鸡汤又如何?

漫画可不仅仅是互联网的天下,湖北知音传媒旗下的《知音漫客》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线下最大的玩家。

从知音传媒的招股书来看:

2011年至2013年,《知音漫客》发行量分别为4171.26万册、6183.57万册和7780.15万册,而销售收入分别为1.01亿元、1.63亿元和1.96亿元,这两个数字甚至高于《知音》的主刊。

2011年至2013年,知音传媒动漫产品线实现收入2.4亿元、3.69亿元和3.94亿元,占同期公司营业收入的49.08%、62.75%和68.05%。

但实体出版收入不错的另一面则是线上业务拓展的问题,与杂志几乎同时创办的社区“漫客网”目前注册人数也只有300余万,同有妖气在13年出的数字相近,内容平台漫客栈发展成果同样平平,移动端情况也并不乐观。

借用那句被说烂了的话,或许这真是“基因问题”。

布卡漫画、漫画控、漫画岛等

这个市场中还存在着大量正在努力洗白的移动端产品。它们最初大多都是打版权以及内容的擦边球迅速壮大,产品本身往往质量不错。但随着腾讯这样的巨头大举收购优质版权资源,以及相关部门的打击,像布卡这种在产品阅读体验上表现非常出色的移动产品正面临缺少版权内容等问题,同样的情况昔日网络小说阅读器市场的老大“掌阅iReader”也正在面对。

但默默想了想某度的某款主打产品用盗版小说吸引大量用户的成功案例,很显然在我大天朝,免费的午餐总是很有市场。打击盗版这事情看来还是需要广电总局的同志们来做啊。

移动与社交化的暴走漫画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上面高大上的方式并不容易走,于是从某一内容切入,然后逐渐向更丰富的模式走显然更可行。在这一点上,暴走漫画已经比安妮早走出去了不少。

2010年就推出的暴走漫画最初只是王尼玛所创造的这一形象而大火,但在先后接受了盛大、创新工场以及永宣联创三轮投资之后,暴走漫画围绕动漫形象本身做了不少文章,而不是简单的做内容。

首先暴走做成了一个社区,从而将当初一炮而红时带来的粉丝通过社区运营留了下来。

随后在2013年初,暴走漫画在其移动端加入了“制作器”功能,通过暴走提供的工具,没有漫画基础的用户也可以利用暴走的形象自行创作内容。无论是用户参与度还是社会化传播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2014年初,暴走则又在移动端增加了“阅读器”功能,从而也开始做漫画内容的分发和IP的收集。

暴走在移动端和社交网络上的成功确实是上面几家所没有做到的,不过暴走漫画和快看漫画的切入点显然不太一样,内容方向同样也有出入。

快看漫画

让我们再来看看“快看漫画”本身,“伟大的安妮”自己拥有838万粉丝,运营的“安妮与王小明”有209万粉丝。不完全统计一下“快看漫画”上的其他漫画段子手们:“郭斯特”粉丝707万,使徒子粉丝328万,吴琼琼爱画画124万,顾异的63万,罗小黑35万,谨斯里35万,郑插插35万,制冷少女27万,虽虽酱10万,插画师白茶8万……

甭管是不是鸡汤,绑架不绑架用户,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些数字至少可以证明两点:段子手漫画的受众足够多,安妮的传播力足够强。

不妨看一下App Store中对快看漫画的评价,很多用户的感受是“再也不需要从微博上一点点找这些漫画看了”。而在“快看漫画”上,一条彩妆知识漫画上传36个小时就能有超过1100条的评论,此类内容受众的活跃度可见一斑。

就如同“一个”将微博和豆瓣那些会讲故事的人发掘出来一样,“快看漫画”将微博上的这些“漫画创作者”们翻了出来。对心灵鸡汤的需求频次低,少量精品本身就是一种不错的应对方式。

更大的问题似乎还是阑夕所言的,如何说服那些已经从微博上获取大量利益的大V段子手们一起来抱团。但看上去解决起来也不难,发掘并捧红那些能创造好内容的小V们,“一个”已然趟出了一条路。

当然,普通人显然做不到韩寒那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而安妮通过这样一条微博也确实将自己838万粉丝的能量发挥到了最大,算是依样画葫芦。也许有人会质疑这样一个产品没什么壁垒,但一夜爆红的名气和身处段子手圈子的安妮本身就是一种壁垒。

对于大多数起于社交网络的产品来说,像暴走漫画一样,通过运营社区将社交网络上的流量转移到社区中,随后再通过社区为自己的产品导流量几乎是业内通行的方式之一。优质的内容载体、社交网络上的强传播力,导流量过程中的强运营能力,缺一不可。即便是前面拿来对比的“一个”,挂着韩寒金字招牌,一上线就冲到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第一位,最初也是一面同腾讯合作,一面运营着自己的社区做用户沉淀。

相比之下,几乎是一夜爆红的“快看漫画”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否则不少用户恐怕会成为“热点观光团”,下载个应用,到此一游。从商业角度来看,适合移动阅读与传播的内容、创始人段子手的身份和传播力、一夜而红的故事以及一个点找的还不错的产品,这事儿就已经成了一半了。

 

如何留住用户,形成粉丝效应,如何让用户之间建立社交联系才是“快看漫画”未来值得看的点。至于对理想的支持和对鸡汤的吐槽,何必认真,不过一场生意而已。

来源:虎嗅

最后编辑:
作者:小熊
关注APP手机游戏,分享APP应用世界的精彩

从快看漫画app看国内各大漫画平台》有 3 条评论

  1. 夏日博客 说:

    国内的漫画水平还差得很远。

  2. 其实执行力差这个事情,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让我们执行力差,可能是离成功太远了,时间久了失去信心了,所以执行力就差了,但我们还是要回头看看上一点的坚持!——悟空网赚

  3. 路过,留个脚印,网站很棒!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